明星级罪犯:以一己之力,撬动韩国社会的反思

 新闻资讯     |      2020-04-13 10:44

为了抓我,你们甚至动用了军队,花了很多的钱。我这样的人,本不该出现的。小学的时候,如果有老师能摸摸我的头,对我说『你是个好孩子』,我就不会走到这里。” ——《907天的告白》 申昌源

申昌源,韩国罪犯。他抢劫,越狱,劫富济贫,再度入狱,形成大众文化,在狱中出版自传,变成年青人的偶像,在狱中学习法律,为自己写申诉材料,自杀未遂。

再看看另一组数据。在越狱后逃亡的2年零6个月里,申昌源的足迹遍布整个韩国,行程共计4万多公里。韩国警方为了追捕申昌源,一共出动了97万人次的警力和军力。期间在6个地方警察厅设置了调查本部,前前后后共有29名警察及官员因玩忽职守或能力不足而受到惩戒。

1967年5月28日,申昌源出生在韩国的全罗北道。他上头有3个哥哥,后来又多了个妹妹。7口之家,生活的艰难,可见一斑。有句老话叫,屋漏偏逢连夜雨,申昌源的母亲在他小的时候,因肝癌过世。申昌源的父亲和后来加入的继母,一个酗酒无度,一个视孩子们如空气。这个家,只是在象征性地维持着它的完整而已。

家里头穷,且又没人疼的孩子,到底会怎么发展?其实,会有很多种可能性出现。坚强勇敢,乖巧独立,或是敏感自卑,孤僻冷漠。申昌源,会走出一条什么样的成长之路呢?

韩国的小学是免费的义务制教育,但在申昌源上小学的那个年代,校方经常会寻找各种理由向学生收取捐款。捐得多的孩子,自然就会受到老师的照顾。而像申昌源这种捐不出钱的学生,后果很严重。老师或者班主任轻则恐吓“不出钱不能上课”,“不出钱不能毕业”,重则直接辱骂,殴打,体罚。申昌源在后来的自传里,清晰地描述了自己上小学时所遭受的不公以及心理的变化。他写道:五年级的时候,老师曾对我说:“没带钱来什么学校,赶紧滚!”面对这样的脏话,我的内心有了恶魔,我的人生开始走向黑暗。

申昌源的中学生涯,只有短短的三个月。因为在14岁那年,申昌源因小偷小摸被人扭送到了警察局,这是他人生的第一个重大转折点。

为什么会走上小偷这条路,申昌源在自传里只表达了自己的心理需求。他认为,可能是心灵的创伤,让他在面对犯罪的诱惑时,选择了屈从。但还有一点申昌源也必须承认,那就是他的小偷小摸,是先从生理需求开始的。偷,是因为经常挨饿。后来总是去偷,还逃得很快,没有人抓的到,偷完之后躲在树上观察追踪者的动向,这是一步步从生理需求到心理需求的变化。

申昌源在14岁那年第一次被抓进警察局时,他的父亲面临着两个选择。1,将孩子带回后自己教育一下,然后求爷爷告奶奶地,再让学校给收留一下。2,交给警察处理,关进少管所。申昌源的父亲不听旁人的劝阻,执意选择了后者。

申昌源就此走上一条真正的犯罪之路。他先是频繁地进出少管所,成年后又开始在监狱里几进几出。随着年龄的增长,申昌源的胆子也在变得越来越大。他每次回归社会后所犯的事,性质也越来越恶劣。最终,1989年的3月28日, 22岁的申昌源和4名老乡,在首尔犯下了一宗抢劫杀人的恶性刑事案件。

这5人团伙,之前一直在首尔地区从事盗窃的犯罪活动。这一次,他们偷到了一家文具店里,团伙中的金某还动手杀害了店主郑某。案发后不久的4月1日,4名老乡相继落网。申昌源在警方的围捕中,负枪伤后继续逃窜。半年后被抓。

申昌源因犯下抢劫杀人罪,而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他先被收押在了青松第二监狱,后于1994年转往釜山监狱继续服刑。

申昌源的越狱事件,比电影还要精彩。他在监狱里先通过良好而积极的表现,成为了一名模范犯。在获得狱警信任的同时,也为自己争取到了很多“不受监视”的时间和空间。申昌源又开始计划减肥,开始锻炼身体。他还在劳动的时候搞了点铁丝,坚持每天花20分钟时间,磨卫生间窗户上1.5厘米粗的铁窗棂。

经过4个月的不懈努力,两根铁窗棂终于要被磨断了,此时的申昌源也已成功减肥15公斤。1997年的1月20日深夜,申昌源从卫生间的窗户中爬出。他顺着通风管道,下降到地面。然后一路小跑,冲向几十米开外的一个工地。当时,监狱里正在修建一座教堂,建筑工地被高高的铁栅栏围着。申昌源用卫生间窗户上掰下来的铁窗棂在地上刨了一个洞,钻进了工地。随后他又找到了一段绳索,最后就是利用这段绳索,翻出了监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此后,在2年零6个月的逃亡生涯里,申昌源的足迹遍布整个韩国,行程数高达4万公里。警方倾全国之力,对申昌源展开过至少13次的大型围捕行动。其中有6次,胜利几乎就在眼前。

申昌源拥有惊人的身体素质,他可以住窑洞,吃老鼠肉,长期在恶劣的环境中潜伏。这使得他,在与警方展开地域性的长期对峙时,获得了逃跑的可能。另一方面,警方在与申昌源短兵相接的过程中,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因为在城市中流窜的申昌源,很懂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

申昌源的盗窃水平,非常的高。他在2年多的逃亡生涯里,多次出手犯案,一共偷了9.8亿韩元。民间传闻,申昌源只偷有钱人,并且还把一部分偷来的钱捐给教堂、孤儿院和敬老院。据说,很多老人和小孩,都将申昌源视为劫富济贫的大侠。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警方在后来的调查中发现,确实有人给在逃亡中的申昌源通风报信。并且,这个申昌源很有女人缘,他每到一个地方落脚,就会谈一个女朋友。

对申昌源的悬赏通缉令,从1000万韩元逐渐增加到5000万韩元。而申昌源的越狱事件,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火爆,也越来越离奇。整个韩国社会,已经被申昌源的越狱事件,搞得天翻地覆。

先是一名卧底警察,因急于立功,而对申昌源的一名前同居女友采取了暴力手段。事情曝光后,警察被免职。

接着,假冒的申昌源出现。警方和报案的市民,因是否要发放奖金的问题,对簿公堂。市民胜诉,领走了5000万韩元。

1999年2月,从釜山动物园逃走的15只猴子里的最后一只,被抓捕归案。从1997年12月,到1999年2月,15只猴子的抓捕行动持续了整整1年零2个月。期间,这最后一只猴子,一直在城市里与警察周旋,不停地惹是生非,打家劫舍。人们戏称它为“申昌源猴子”,用以嘲讽警察的无能和政府的不作为。

1999年7月16日,全罗南道顺天市的一名煤气管道修理工,向警方报案,说是发现了申昌源的行踪。警方立即赶赴报案人所说的地点,延香洞大州公园104栋205号。申昌源被捕。

狡猾的申昌源为什么没有躲过这一次的围捕?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申昌源当时正在筹办结婚的事宜,跟未婚妻金某因为钱的事情,闹了点不愉快。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没有人可以永远保持高度的注意力和警惕性,申昌源也是人。二,这个管道修理工,是一个做事非常缜密细致的人。他先通过观察纹身,对申昌源作了一个初步的确认。随后又再次返回,作了一个二次确认。期间,他还去了趟房屋中介所,查了下租房人(金某)的信息。最后,他才拨打了警方的电话。

申昌源被抓的消息,立即传遍了整个韩国。他被捕时穿的T恤衫火了。未婚妻金某,也火了。就连报案的管道修理工,都被警方特聘,一夜之间成为了一名警察。

当然,最最火爆的,是申昌源被捕时,说的那句话:“不要再有我这样的罪犯了,希望大家在社会和家庭中多多关心问题少年。”

民声沸腾了,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申昌源,为什么要说那样一句话?人们开始在各种场合中讨论申昌源,从国民游戏星际争霸,到娱乐节目《Running Man》,再到明星的歌曲创作,新闻访谈。甚至于很多跟申昌源同名的人,都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不久之后,申昌源在逃亡中写的日记,也就是后来被正式出版成自传的《907天的告白》里的很多内容,被不断披露。申昌源的内心世界开始被解读,民众逐渐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申昌源。

“五年级的时候,老师曾对我说『没带钱来什么学校,赶紧滚』面对这样的脏话,我的内心有了恶魔。”

“为了抓我,你们甚至动用了军队,花了很多的钱。我这样的人,本不该出现的。小学的时候,如果有老师能摸摸我的头,对我说『你是个好孩子』,我就不会走到这里。”

申昌源在日记中对社会的控诉,只是他个人看待问题的一个角度而已。但不可否认,他的这本日记,确实对韩国社会产生了思想上的冲击。

先是关于如何审判申昌源的问题。法院根据申昌源越狱和盗窃的新罪行,对他追加了22年零6个月的有期徒刑。他再一次被关进了青松二号监狱,只不过这一次是单间牢房。很多法律界的人士表示不解,他们认为既然申昌源已经背负了无期徒刑,那再加一个有期徒刑,有什么意义呢。必须要使用死刑。

还有人联名写信,希望政府可以适当地宽恕申昌源所犯下的罪行。理由是,申昌源虽然作恶多端,但毕竟也做过很多善事,他是很多孩子们心中的偶像。

而更多的人,则希望警方和教育部门,就申昌源事件对国家造成的损失,进行谢罪。教育部门的改革,其实在申昌源第一次坐牢的时候,已经开始进行。但警方这边的问题,确实更大,也更令韩国民众火大。整个上世纪90年代,韩国出现了很多大案要案。警方几乎都是一样的操作:出动多少多少警力,但仍然一无所获。这里面所包含的很多问题,事实上,并不是一个申昌源事件就可以解决的。

从全民热议,到全民娱乐,再到全民思考,申昌源事件逐渐恢复了它原本的社会属性。申昌源事件,后来又出现在了漫画作品中,再后来根据其真实情节所改编的电影《奔跑的乌龟》也上映了。申昌源,只是一个犯罪分子的名字了。

申昌源再次入狱以后,真正变成了一名模范犯。他先是于2004年,通过了高考,继而又开始攻读法律专业。2009年,因无法投递信件等原因,申昌源一纸诉状,将监狱方告上了法庭。他提起了4项行政诉讼,并要求得到300万韩元的行政赔偿。

2010年4月1日,因监狱方阻止其与记者见面,申昌源再次提起行政诉讼。胜诉后,获得了100万韩元的行政赔偿。

2011年8月18日,已被转往庆北北部第一监狱服刑的申昌源,自杀未遂。原因很可能是父亲的离世。申昌源一直对父亲的失职耿耿于怀。但第二次入狱后,父亲是唯一一个来探望过他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