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中每月烧100亿美元取暖?数字科技终究不是

 新闻资讯     |      2020-05-14 04:18

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美国制造业的皇冠——商业航空与航空制造业遭受了重创。美国航空协会表示,目前美国航空公司每个月要白白消耗超过100亿美元现金。这显然是个疯狂的数字,没有一个行业能长久这样维持。即使美国政府能无限量提供借款,但股东可不会这么想,毕竟借款也是要还的,如果连续半年甚至一两年,自然事态不堪设想。

美国航空业如此窘境,自然是新冠疫情造成的,目前全美国总计有3000架民航客机停运,占全部运营飞机的50%,即使运营中的飞机,国内航班平均每架也只有17位乘客,国际航班平均每架也只有29位乘客。更糟糕的是,即使在美国复工情况下复航,航空业的恢复性也是最差之列,因为所有企业员工在这个时候肯定尽量避免乘坐飞机,毕竟飞机上可没有任何“社交隔离”的空间。所以,在疫苗被研发并大规模生产推广前,航空业的复苏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按现在情况疫苗时刻可能要在2021年年中或以后才能实现的话,意味着航空业还需在寒风中战栗整整一年,那意味着1000多亿美元灰飞烟灭,这是行业承担不起的代价。近期波音宣布裁员1.6万人、通用电气宣布裁员1.4万人,恐怕才是这个行业大规模失业的开始。

美国航空业固然一塌糊涂,可也不要幸灾乐祸,因为这种情况是全球性的,即使是中国,国内航班应该能基本恢复,但国际航班这一块,必然极致萎缩。一季度各大上市航空公司都报告巨额亏损,正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反映。中国航空目前每年乘客量已经达到美国的60%,已经是全球第二,所以损失自然也不会小。

航空业如此不堪,我们即使不看其他数据,也能想象美国和很多国家类似的石油、海运、旅游等行业的困境,这正是这一波经济危机的写照。

然而航空业如果萎缩,对于美国具有非同一般的巨大冲击,这远远不是其他行业能相提并论的。原因就是,航空业是真正的“工业之花”,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一国大工业体系的最高系统成就。甚至航天业也无法相提并论,因为航天毕竟是“小”工业,而航空的市场规模才是“大”工业。

以波音777飞机为例,这架飞机由600万个零件构成,对比一下,我们熟悉的轿车才2万个零件,相差300倍。而且飞机需要长期使用,例如美国军机,通常要使用20~30年,所以零件需要极高的技术水平和高可靠性。这正是航空业发展如此困难的原因。中国航天很早就具有世界水准,可航空业在最近10年才逐步接近西方,但综合看仍有10年以上的距离。原因就是航空远比航天困难。航天很多时候零件是一次性,例如火箭发射后燃烧完毕就报废。可航空的发动机呢?考虑到经济效应,必须保证一次大修后无故障运行几千小时,这涉及到的制作工艺、科技水平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所以美国虽然多年去工业化,目前大约已有40%的工业产品不再有生产,却将航空制造视为美国制造业根本,不断强化。各国多数都是购买美国飞机,只损失航运服务消费。但这样在新冠疫情下反过来对美国航空造成了双重伤害,不仅是航运服务消费的亏损,而且是对航空制造的直接打击。没有了消费市场,造飞机卖给谁呢?可是航空制造几乎牵涉到极大比例的美国剩余工业能力,如果停产一年以上,有多少企业挺得住?那将是对美国国力甚至美军的重大打击。

所以很清楚,美国拼死也会力保航空制造业,保住航空制造就是保住了美国的高端制造能力,这关系到美国军事全球霸权的生死存亡。但民航没有消费市场是将持续一年以上,甚至今后几年也是需求下降的格局。总不能靠美联储借债给他们活着啊?航空制造业的资本家们也不干啊,杀头生意有人做,赔钱买卖死不做。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必须向航空制造业提供足以维系生存发展的订单。订单哪来?民航既然没有指望,那么扩大军工采购就成为非常可能的故事。

所以二战前盛行的军事凯恩斯主义会复活吗?看起来概率很大。新冠疫情压制全球消费,美国政府就必须创造市场。在航空制造上,扩大军工采购几乎是唯一的替代性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下半年美国开始扩张军机采购,那是一点都不奇怪的事情,但扩张军机采购,其他军事产品供应的财阀也会施加压力,以求谋得一杯羹,所以大概率,我们会看到美国军费的大幅度增长。

这种可能性如果真实发生,自然也会给中俄等竞争大国造成压力,必须做出对等策略。世界,会由此进入一个更不安全的时代吗?

在新冠全球疫情下,这些传统的“高端”产业,纷纷陷入困境。医疗卫生和数字科技,几乎成了唯二的亮点。但对比传统高端行业,我们也似乎可以看到数字科技产业的一个根本弱点。

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数字科技产业,其他无论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还是物联网等,相对传统的大产业,明显“独立发展性”是较差的。数字科技产业,主体是依附在物质产品生产制造和消费上的,甚至很多数字科技,自身没有明显利润,利润是通过提升物质产品生产制造和消费的利润才能体现。数字科技是“虚拟经济”,而虚拟经济是以实体经济为基础的,它是一个利润放大器,但放大的基本盘是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强,数字科技就能发展的更强、规模更大。反之实体经济弱,数字科技的发展就受到一定限制,相对发展就弱。例如区块链,根本的意义是“价值互联网”,价值互联网自然需要通过可信交易实现,但实体经济疲弱,自然也会减少交易数量和规模。

所以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一方面促进资本投入天然具有“社交隔离”效应的数字科技产业,这将促进数字科技的高速发展。但另一方面,疲弱和衰退的实体经济,也将影响数字科技的发展,减缓和压制部分数字科技的规模和深度。这构成了一对典型矛盾,这对矛盾的演化,将深刻影响未来数年数字经济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