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地理告诉你,为何孙权四攻合肥而不下,被

 新闻资讯     |      2020-06-14 14:15

提起三国时的孙权,恐怕大多数人的印象是,孙权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孙权在《三国演义》里被塑造的不是很丰满,不如曹操、刘备那样鲜明有个性。没有一代奸雄曹操横扫北方、气盖寰宇的气魄,也没有乱世英雄刘备艰难创业、四处奔波的传奇经历。可能唯一使他有些存在感的就是“碧眼紫髯”的独特相貌。还有就是孙权用人当属一绝,他唯才是举、知人善任,以海纳百川的胸襟使大批能臣武将为自己所用。而且他对部下很信任,给部下放权放得很彻底,经常是军国大事完全交给部下去干。手下的周瑜、吕蒙、陆逊都曾掌握着很大的军事决策权,孙权对此是非常放心的。正因为有这些精英人才的辅助,孙权才得以虎踞江东,成就一番霸业。

然而,除去这些之外,孙权在其他方面的成绩可就乏善可陈了,特别让人广为诟病的是孙权不入流的军事指挥能力,先后四次统帅十万大军进攻合肥而不下,有一次还差点被张辽捉住,因此,孙权也获得了一个“孙十万”的美称,“枉我空有十万大军,却止步于如此弹丸小镇”,其军事战绩与其一代霸主的地位是很不相符的。而要把他和赤壁大战之周瑜,袭取荆州之吕蒙,夷陵大战之陆逊比较一下,更是让孙权自惭形愧,无地自容。没有统领三军、驰骋疆场的本领是人们对孙权军事方面的普遍评价。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孙权的军事才能果真如此不堪吗?今天,我们从历史地理的角度分析一下孙权为何四攻合肥而不下。

第一次进攻合肥:发生于著名的赤壁大战那一年的年末,公元208年的11月,曹操于赤壁大败而回后,仍留下大军驻扎于荆州北部。此时的周瑜正在挟胜利余威攻打曹仁,把曹仁整的每天寻死觅活的非常难受。而这时的孙权也非常想狠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就在东面的扬州发动了一次自己主导的军事行动,进攻合肥。当时镇守合肥的是扬州刺史刘馥,手下还有一个叫蒋济的别驾。和诸葛亮一出祁山一样,孙权第一次北伐也挺顺利,提兵十万,用不了多久,十万大军就围住了合肥。曹操接到消息后,鉴于赤壁大战刚败,自己无心也无力大规模出兵南征,就派了个不出名的将军张喜带兵解围。

然而,就这不出名的张喜将军的援军自始至终都未能到达合肥,怎么办呢?这时的别驾蒋济便出了个馊主意,写了一封张喜有四万援军快要到达的假信,派了个主簿带着假信假扮张喜大军送信的使臣,并命三个守将在晚上护送着主簿带信悄悄出城。感觉走的差不多了,主簿又装模做样,大摇大摆的路过孙权营地准备入城。结果,这位主簿很合逻辑,也很合情理的被孙权的手下擒获。孙权得到这封假信后,信以为真,相信曹军会有四万人马来救。同时,合肥城经过自己数月的攻击而不下,又遇连绵小雨不断,大军已经疲惫不堪。孙权无奈只好退兵了。当时孙权才26岁,年轻气盛没社会经验,容易被人算计。

第二次进攻合肥:发生7年后的215年,就是著名的逍遥津之战。此时的曹操和刘皇叔正在汉中抢地盘,打得昏天暗地。孙权见曹操远在汉中,就想趁火打劫一下。在当年八月,率十万人北至陆口,出征合肥。却没想到,远在汉中的曹操居然提前留下了锦囊妙计。

这时的合肥守将不再是籍籍无名之辈,而是由鼎鼎大名的大将张辽、李典、乐进共同镇守。孙权大军到达后,张辽等便打开曹操的锦囊,上面写到“若孙权军来到,张、李两位将军出城迎战,乐将军守城;护军薛悌不要出战。”,李典、乐进都对此指示感到疑惑。张辽说:“曹公正率军在外作战,等他率领的援军到达时,孙权军必定已攻破我们。所以要我们在敌军集结完毕前反过来攻击他们,先挫折敌人的气势,以安定军心,成败之机,就在此一战,各位还有疑惑吗?”

于是张辽在前夜募集勇士八百人,杀牛犒赏军士。天亮的时候,张文远顶盔贯甲,手拿钩镰大刀,带队冲锋陷阵,阵上杀死数十人,斩二员大将,冲入孙权军垒,到达孙权旗下阵营,要不是张辽不认识孙权,就差点把孙权当阵斩杀了。

孙权见如此情况大惊,无所适从之下只好登上山顶,经山风一吹,孙权终于缓过味来了,自己有十万大军,而张辽只有区区几百骑兵,让张辽得手的话那不让人笑掉大牙。于是便命令手下大军将张辽军团团围住。张辽左冲右突,包围圈被打开缺口,之后又被包围,张辽再度打开缺口,如此反复,把孙权吓傻了,东吴军也是望风披靡,无人能挡住张辽。战斗从日出到中午,吴军士气全失,孙权只好回军修整守备。

就这样,面对张辽的几千守军,孙权硬是围攻合肥十多日而不下,又遇上军中瘟疫,便命大军班师撤退。孙权自己则很有担当的和凌统、甘宁、吕蒙率几千士兵断后。当赶到逍遥津北面时,被张辽观察到了撤退的孙权,便乘机率军追击。孙权的军队顿时大乱,孙权又被围了起来,多亏了自己的勇将甘宁和凌统亲率三百近兵冲入重围,死死拖住张辽追兵。

孙权瞅机会抓着一个部将的马尾巴,顺利跃过逍遥河,与在津南的援军贺齐会合,才成功逃脱。此战,唯一的成果就是成就了张辽“古之召虎”的美名,唯一的经验是证明了东吴水军的确不适合在平原上进行野战。

第三次进攻合肥:又过了18年后的233年十二月,这时的魏蜀第一代雄主曹操,刘备早已过世,老资格的领袖人物就剩孙权了。这时的蜀汉丞相诸葛亮正在为自己的最后一次北伐曹魏,克复中原的大业而厉兵秣马。孙权一想,自己和蜀汉是盟友,眼看人家诸葛丞相百折不挠,义无反顾的一次又一次的北伐,自己却光顾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实在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孙权又提兵十万,发动了第三次合肥之战。

他发现曹魏在三十里外又新修了一座不靠水的新城。这让孙权很纳闷也很闹心,继续往前走吧,怕被驻扎在新城里的魏军抄了后路;拔掉新城再走吧,逍遥津之战又证明了东吴水军的确不善于在平原上野战和攻城战。 孙权是既没有上岸作战的勇气,更没有那个能力。

最后,吴军居然硬生生就不敢下船去打这座城,双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对峙了二十多天,魏国人不下水,吴国人也不上岸。这一次合肥守将是满宠,满宠对手下诸将说:“孙权知道我移兵城外的话,定会夸海口,前来展示其实力,邀取功名。虽然他不敢向前推进,但一定会上岸来显摆一下自己。”于是满宠便遣六千步骑,在淝水(就是之后著名的淝水之战发生地)隐蔽处埋伏等待。后来,孙权果然按奈不住自己的表演欲望,耀武扬威的就上了岸了,结果被满宠伏军突起,一阵猛砍猛杀,吴军大乱,七零八落地退回到船上,紧接着便灰溜溜的回了老家。这让孙权是欲哭无泪啊。

第四次进攻合肥:是在第二年的234年二月,诸葛丞相在休养生息三年后,终于攒够了粮草,准备进行第五次北伐,便遗使请东吴一起出兵。孙权一看,好啊,两路出兵,正好一雪三攻合肥不下之耻,旋即准备第四次合肥之战。同年五月,孙权进驻巢湖口,又一次的提兵十万,亲自带兵攻向合肥新城;这一次,孙权动真格了,给自己的十万大军又加了一层保险,派西路的陆逊、诸葛瑾率万余人进驻江夏、沔口,攻向襄阳;派东路的将军孙韶、张承进驻淮,向广陵、淮阴进逼,形成三路兵马北伐之势。

六月,满宠想率众军援救合肥新城守将张颖,但田豫却认为该新城自守有余,如果有援军至,怕孙权反过来围点打援。看孙权这次有点动真格了,满宠急忙上表魏明帝曹睿请求退守寿春。不过朝中的散骑常侍刘邵认为满宠该自守不攻,避其锐气;而中军则先派步兵五千、精骑三千出发,将队伍排列疏散,多加旗、鼓,敌军知道大军到来,必定自走,可以不战而破。魏明帝于是听从其计,否决了满宠的建议,认为合肥、襄阳、祁山是曹魏东、南、西三个重要防点,守城有余。同时,魏明帝于七月壬寅日,亲率水师东行。

满宠没办法,便募集数十壮士,折断松枝为火炬,灌上麻油,顺风放火,烧毁敌军攻城器具,射杀孙权之侄孙泰。这时的吴军阵营,又一次的发生了瘟疫,而且还听到魏明帝大军将至的消息。于是,孙权心有不甘但又无可奈何的撤退了。人生的最后一次攻合肥,又这样草草收场了。

今天,我们就从地理环境的角度来解释一下孙权为何以一根筋式的固执思维四攻合肥而不下?

三国时,魏蜀吴三国军队的作战优势各不相同,曹操的兵马大多来自中原地带,并且和北方游牧地区接壤。决定了曹魏军队不仅善于骑兵野战,还很善于坚守城池和攻取城池的攻坚战。而刘备比较另类,他和关羽、张飞、赵云都是北方的燕赵汉子,上马驰骋疆场是他们的专长。但刘备前期在中原大地转战驰骋,还是抵挡不住曹丞相的大军,只能被迫向南转移,在荆州立足。后来由于得到了半个荆州,刘备便因地制宜的发展起了水军,但由于刘、关、张、赵哥四个都是北方大汉,在发展水军的同时也没有放弃野战陆军的发展,因为刘备一直想着将来要去北方和曹操算账。所以在未失去荆州之前,刘备的水陆军发展比较均衡。在刘备得到西川之地后,又因地制宜的发展起了山地军,比如著名的“无当飞军”,很适合山地作战。所以,三国中虽然蜀国最弱,但各军种的发展还是比较均衡的。

与魏蜀两国不同的是,东吴孙权一直局限于在长江以南发展,孙权和他的众谋臣武将张昭、周瑜、陆逊等都是地道的南方人,没有经历过北方原野的步骑兵作战,他们对陆军作战都是外行,面对着天赐的长江天堑,使得东吴只能因地制宜的优先发展水军,并以水军立国。这里并不是说东吴陆军很菜,而是相对于魏蜀两国而言,东吴陆军野战和攻坚都不占优势。所以曹魏即便有了大船,也只能用大船来运粮运兵,船上即便有无数士兵,那也都是旱鸭子,需要到了目的地下船再上岸决战;但东吴却不一样,船上的士兵本身就是善于水战的水军,他们在船上就能战斗,上了岸反而没有优势。而合肥,就是一个可以充分发挥自己优势的用武之地。

合肥并不处于魏吴两国的边界,而是在魏国腹地,但孙权的东吴大军为什么每次都能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来去自如,动不动就能引十万大军兵至合肥城下呢,就是因为能走水路。回顾孙权的每次出征,他的行军路线都很固定:由长江至濡须水,然后往北航行到巢湖,再由巢湖出施水(今南淝河),直接就能到达合肥城下。

这条路东吴大军来去自如,魏军却根本挡不住,因为魏军都是旱鸭子,即便在自己河两岸的陆地地盘上看着河中的东吴大船耀武扬威,也是干着急没办法,自己如果坐船下去和东吴水军决战那是自寻死路,而要想截断东吴的粮草辎重船只,那更不容易,除非把巢湖里的水抽干了。也只有等孙权的东吴水军到了合肥城下,魏军才可以发挥自己的守城优势,凭借坚城据守。曹叡曾说,“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辄破于三城之下者,地有所必争也”。

但有人要问了,既然东吴优势是水军,那他就一直待在船上不就行了,为啥要舍弃舟楫而上岸攻城呢?这就是因为安徽合肥地区复杂的水陆网环境所致。从合肥往北,施水已流到了源头,没有水路了,东吴水军再厉害也不能旱地行船,就只能上岸了。但是,关键的地方是,只要再往西北方向行军五十里左右,就又有水路可走了,这条水路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淝水(现在叫东淝河),这是之后前秦天王苻坚和东晋谢安进行淝水决战的地方。而且在这一片水网交织的地区,进入淝水后,沿淝水而行,七拐八绕的还可以到达淮河,顺着淮河弯弯扭扭的行驶,还可以到达颍水。而东吴战船只要能搭上颍水的边,就可以顺着颍水逆河而上,一直会行驶到河南的许昌,洛阳(大家仔细看下图),那里可是曹魏的腹心之地了。因此,合肥就成了两国的必争之地。

当年的合肥可不像现在这样,当时的城池规模并不大,吴军十万大军把它围起来绰绰有余,但只要合肥还在魏军的手里,吴国军队最多也就只能行进到这里了——再往前,由于有那五十里的陆路要走,吴军的后勤补给线很容易被魏军切断,这五十里的陆路就是孙权不撞南墙不回头,连续四次执著取合肥的主要原因。如果合肥在东吴手里,东吴的北伐大军的后勤补给线就有了保障,还可以依托坚城,在五十里外的淝水打造战船,你总不能让水军士兵把战船扛着走五十里的陆路吧。事实上,合肥在小霸王孙策时期被东吴占领过。当年袁术败落后,孙策便占据了合肥,威胁寿春。只不过一年后,小霸王孙策不幸遇刺,曹操的扬州刺史刘馥就趁机夺回了合肥。从此,这里便成了孙权一辈子魂牵梦绕的伤心之地。

还是因为东吴的强项是水军,不管进攻也好,防守也罢,都是东吴的强项。相比于合肥之战,赤壁之战和夷陵之战是东吴的主场作战, 作为防守方,优势是相对明显的:赤壁之战中,曹军不习水战,但他必须用水军来进攻东吴,只能寄希望于用铁链联结战船来避免单只战船不熟悉水战的劣势,最后只好被精于水战的周郎一把大火樯橹灰飞烟灭;夷陵之战中,刘备因为自己的水军不如吴军精锐,而放弃了水陆并进的伐吴战术,让水军上岸,造成了水陆大军连营七百余里,让陆伯言抓住机会,一把大火让七百里连营化为灰烬。

而合肥之战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一场攻城陆战。东吴方面还是客场作战。攻城比拼的就是陆军的攻坚能力,你不能开着轮船去城墙吧(不过南北朝时期的南梁名将韦睿还真有一次开着战船撞合肥城墙的战例)。大家更多的时候都是在耗——耗城池的坚固,耗后勤的补给,耗双方的意志。

在这个实力比拼中,孙权完全不占优势。因为攻城是个技术活,而魏蜀两国的经验积累明显要多于吴国。陆逊够厉害了吧,但就是这样的名将,在多次配合孙权出征时,也没能打得下襄阳,不是他谋略不够,而是他受限于实际的地理条件,客观地理条件不具备,他也做不到化腐朽为神奇。一样的道理,当年蜀汉第二次北伐时,面对陈仓道上由郝昭坚守的陈仓小城,一代智圣诸葛亮不也始终无法攻克吗?。魏吴双方都知道合肥的重要性,但是魏国能守得住,吴国就是攻不下来。攻城不同于野战,魏军的守城能力,绝非吴军的攻城水平所能比拟。

战争的胜负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战场的地理环境特点,无疑是影响王朝立国和战争走向的最重要因素。因为地理因素,关中成为历史上著名的成就王侯霸业的形胜之地;因为地理因素,四川盆地成了历代割据政权“乐不思蜀”的安乐窝;因为地理因素,长江成了历代南北政权的终极分界线。同样,对于孙权而言,地理条件使他只能局限于江东一隅,不能充分发挥自己水军独步天下的威力,不是孙权能力不行,计谋有限,而是客观条件的限制,纵使仲谋雄心万丈高,面对合肥小城也徒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