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学子苟晶:被偷走的时光不会重来,但命运

 新闻资讯     |      2020-07-01 05:13

再过10天2020年的高考即将来临,对于生于非典考于新冠的孩子们来说,今年的高考意义非凡,十年高考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白岩松说过:“高考,还是最公平最给人希望的一条路。”因为无论贫穷还是富贵,你都有资格参加考试,于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高考成了无数寒门学子翻身的出路。

谁能想到,这条路竟然被金钱和权利堵死。陈春秀被顶替上大学事件引爆网络后余温未散,山东一位叫苟晶的女子到网络上发帖举报,称连续两年高考被顶替,又冲上了热搜。

6月22日,网友苟晶(微博@前世是天使2001)发贴称自己曾在1997年和1998年山东高考中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其中1997年顶替者为此前自己高三班主任的女儿,该班主任曾给苟晶写过忏悔书;而1998年则最终在未填报相应志愿下被录取至湖北黄冈一院校。

在这场赛跑中,苟晶的起跑线远落后于大多数人:家庭条件差,每年的学费都要父母再三筹集,因为成绩优异,妹妹初中就辍学打工,把仅有的读书机会让给了苟晶。

苟晶是个争气的孩子,因为足够努力她一路领跑,中考免考直接保送到市里最好的高中之一。在分班考试中,苟晶考进了尖子班中的尖子班。

作为相对公平的选拔机制,高考的确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从网友找到当时的花名册中来看,苟晶是济宁实验中学1994级一班的学生,班级一共61个人,毕业后这个班级出了八个博士五个教授,很多成为了各行各业的精英。

在当时的尖子班,苟晶成绩一直排名前列。就算偶尔失手,也能考十几名。据苟晶回忆,1997年高考,她的“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一,倒数第二去了大专,剩下的全部考上本科。那个领跑的被“落榜”了,人生的分水岭在23年前那场考试中被拉开了。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说:“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第一次高考的失利让苟晶遭遇了人生重击,但她以为只是一场意外,于是她选择了复读,“那一年,我的同学在自习室看书,我就在教室默默的哭。”可惜,辛苦一年,还是没能改变命运。哭了一年,苟晶也没哭明白,高三模拟考全区第四的自己,怎么就混到这么个中专来了。

作为家庭的寄托,班级曾经的佼佼者,两次高考落榜后,苟晶一度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深感没脸见人,所以跟昔日同窗断绝了联系。

但她不甘心一直被命运捉弄,在入读了一个冷门专业后,感觉学不到任何东西的她选择了逃离,苟晶说“说是退学,也根本没办手续,就是跑了。”

因为没有任何文凭,这个坚韧的山东姑娘只能在底层默默奋斗。她先是在工厂当工人没日没夜苦干,骑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风里雨里兜售产品,后来又在淘宝开店,进货接单打包发货一把抓。最终又凭着自己优秀的能力,被一家电商公司看中,成为运营主管。

几十年来,苟晶奋力拼杀,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最终摆脱了贫穷的命运。这样的结局,也让许多人备感欣慰。不过,相对于当年和苟晶一起毕业的高中同学,苟晶还是太亏太亏了。

虽然,命运最终善待了这个努力的孩子,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她改写了悲惨的人生,但是对于一个努力向上,一心期望靠知识改写人生的她最终只能靠体力去与这个残酷的社会厮杀,她本有着更远大抱负,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与她无缘,苟晶的遭遇,让人心疼。

2002年,一个在北京读书的同乡朋友告诉苟晶,她发现有一个同样来自山东济宁的“苟晶”在北京一所高校上学,得知此事后,苟晶感到迷惑,“苟”姓本就稀少,又同是济宁人,苟晶起了疑心,原来人生可以如此荒诞。

2003年,苟晶班主任托苟晶的三妹转交给苟晶一封信,上面写着自己让女儿冒名顶替苟晶上大学的经过,并向苟晶道歉希望苟晶谅解,但苟晶觉得,班主任的做法有违师德,“他说他没有我父亲那么幸运,自己女儿不够聪明,而他这些年内心也备受煎熬。”

当时的苟晶正抱着刚出生的儿子,气愤异常。但想到生活拮据,无力起诉,又推测可能过了追诉期,于是作罢。

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一位在老家当教师的高中同学发来了信息:邱老师的女儿来我们学校工作了,长得和你很神似。重点是,邱老师的女儿不姓邱,而是姓苟,也叫苟晶。

于是一系列的重重解开,原来是有人改写了人生的剧本。更诡异的是,她就读后发现,班级同学的生源地都很集中:两人来自福建南平,三人来自陕西铜川,其余都是来自山东济宁或潍坊。“福建那么大,为什么都是南平的?陕西那么大,为什么都是铜川的?山东那么大,为什么都是济宁的?”如今回想起来,她觉得处处都蹊跷。

生活的奔波让她不愿意去细想当年的那些事情,毕竟人生已成定局,知晓真相也无力回天。她说”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回那个伤心地。”

苟晶被冒名顶替的事,却在同学中成了公开的秘密,2015年,一位同学辗转联系上了苟晶,把她拉进了班级群里,之后,许多同学都相继发来问候,一位同学对她说:“她顶替了你又怎么样?现在过得还不如你,收入也不如你高。” 这或许是一种安慰,但高考落榜的打击,选择遗忘的痛苦,辛苦打拼的艰辛,独自流泪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失去的时光无法重来,错换的人生无法弥补,命运的阴差阳错之下,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被偷走了。

被改写命运23年后,苟晶终于决定站出来,一是盼望真相,二是刚刚过去的父亲节让她心生触动,“父亲至死都不知道真相。”

在苟晶的举报信中,其中有一段看了格外伤心。苟晶的父亲,在临死前,偶然听说苟晶当年不是没考上,而是被顶替,突然就情绪激动,浑身颤抖着,把手举到半空,眼神里全是震惊。

6月23日,苟晶发帖第二天,班主任带着老婆、女儿、女婿买了点水果,带着1万块钱,赶到苟晶老家,当时只有苟晶的母亲在家。拿着礼物带着钱,看上去,班主任是来道歉的,但临走时的一句话,却意味深长:“听说你孙女,苟晶的侄女,今年中考考高中?!”

这个曾经的实验中学语文学科组长,多次荣获城区十佳班主任、优秀教师奖,并被济宁市电视台多次报道其模范事迹的优秀教师,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人,让女儿顶替苟晶上大学之后,又疑似给苟晶安排了一个假高考。

苟晶默默流着眼泪,承受着来着家庭和精神的双重压力,辛辛苦苦复读一年,邱印林就在旁边看了一年戏,现在看来你不仅是个优秀的导演,把苟晶本来的人生喜剧变成了悲剧,现在又要来当演员吗?

6月24日, 77岁的邱印林不辞辛劳带人奔波 700 多公里,专程从山东济宁寻至浙江湖州,希望能与苟晶见一面。根据监控,一辆山东牌照的白色小汽车堵在了厂区门口,几名壮汉下了车,从中午 12 点守到晚上 7 点多。因为进不去门,班主任对苟晶同事谎称,自己是苟晶的亲戚,苟晶和自己女儿有矛盾,特地前来调停,希望同事告知。

苟晶不敢见他,她既怕这个老家伙找她拼命,更怕他下跪哀求,因为看着窗外昔日老师头发全白的身影,她莫名感到一阵心酸,因为这个“仇人”曾经于她而言是父亲般的存在。

6月26日晚上,人民日报以“严查‘冒名顶替’真相,告慰‘被偷走的人生’”对此进行了点评,人民日报称:被偷走的时光不能倒流,被置换的人生也无法复位。人民日报还表示:虽然事情已过去很久,但受害者必须得到公道。冒名顶替入学的“作恶”链条其实并不复杂,各种要素比较清楚,不能因为年代久远就含含糊糊,让迟到的正义继续缺席。只有告慰每一起顶替事件中的受害者,才能让高考公平不被践踏,让“读书改变命运”真正激励寒门学子。

一个曾经优秀的人民教师,在退休多年后,年近80却要承受如此大的精神折磨,实在是可怜至极。可是想想他曾经用那双无形的手去改变一个无辜孩子的人生,改写一个贫困家庭的命运的时候,不知他是否考虑过苟晶的父亲呢?你的女儿不够聪明就可以顶替别人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