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人在聚餐的时候,都会举行哪些娱乐活动

 新闻资讯     |      2020-03-19 13:23

会饮既是人们饮酒的场所,也是人们舒缓心情、消遣娱乐的空间。因此,会饮除了饮酒之外,还包括各种形式的娱乐活动——歌舞表演、乐器演奏、诗歌创作、竞技游戏、哲学探讨等等。

由于与会者受教育程度或兴趣不同,会饮上娱乐活动的侧重点也不同。有雇佣乐手、舞者、歌队和杂技演员等进行的正式表演,有与会者们即兴发挥,吟诗作曲。

会饮是与会者探讨哲学和文学的正式场合,这类会饮允许青年人参加,以提高其文化涵养。人们也会在会饮上玩一些竞技游戏。可以说,会饮上形式多样的娱乐活动,从不同的角度折射了古希腊的社会风貌。

《荷马史诗》中多次提到宴会上的歌唱表演:“在伊大卡,求婚子弟们在奥德修斯的高大宴会厅内不断的举行宴会,乐师费弥奥斯为他们演唱助兴。”

古希腊人常在会饮上歌唱、吟诵英雄和神的作品。这种充满艺术气息的娱乐活动是不可或缺的。古希腊人认为,歌声有娱悦人的功能。如歌队,专指人们饮酒时在一边唱歌的人。柏拉图对此作过比较详细的说明:“这种歌队会有一些六十岁以上的人,他们对歌韵十分熟悉,在音乐和韵律演奏的时候他们可以分辨这种歌韵在灵魂情感中的作用。”

古典时代,贵族们也常会参与歌唱表演,自娱自乐。有关与会者表演歌唱的历史记载较多。色诺芬《会饮篇》中提到苏格拉底提出要与会者轮流唱歌,以达到愉悦之目的:“既然我们大家现在都想让人家听听自己的声音,还有什么比现在让我们一道唱一首歌更合适呢?”

苏格拉底说完,便唱起了一首短歌。会饮参加者除了吟唱一些著名诗人的诗歌外,也会即席创作。像阿尔凯尔斯的《进酒歌》:天公点首,天风急,河水结冰,为御寒,且生火,大缸多兑蜜酒,头枕舒服枕头。莫要忧愁到心上,满腹牢骚无益处!美酒乃良药,一醉消千愁。

阿纳克利翁的《饮酒歌》:拿水来,拿酒来,小伙子,再给我拿来几个花环,我要和爱情角斗,和她比个输赢。把酒杯给我拿来,小伙子,我好举杯痛饮,十杓子的水里加五杓子的酒,我哪怕发酒疯也不致轻狂昏乱。这回咱们可不要一边鼓噪,一边吵闹痛饮那种色雷斯烈酒,我们要在优雅的赞歌声中饮酒,从容不迫。

巴克基利得斯的《饮酒歌》:弦琴,你莫再守着挂钉,任琴弦上清音停顿。快来到我手上,我欲赠亚历山大以缪斯一羽翎,添第十二天宴会雅兴,当此时,杯杯美酒魅力使贵族青年心燃烧,爱神的希望胸中激荡,爱神和酒神的馈赠激起男儿豪情万丈。

色诺芬《会饮篇》中记载了杂耍班子里的舞者表演:“一个女孩子表演了令人震惊的技艺,她一边跳舞,一边不时将舞环抛向空中,然后稳稳地接住。女舞者的高超舞姿使在场观看表演的苏格拉底赞叹不已,称女人绝不比男人低下。”

同样,苏格拉底在欣赏了杂耍班子里一个男孩的舞蹈表演后,对舞蹈的优点也大为赞赏:“在他跳舞的时候,他身体的各个部分都显得很灵活,脖颈、双腿,还有一双手都一道动起来。不管是谁,但凡想要身体这样轻灵健美,都该练练舞蹈。”

与会者不仅喜欢观看舞者的表演,有时也会参与进来。色诺芬在《会饮篇》中记载,当菲利布斯看完了舞蹈艺人的表演后,开始模仿艺人的舞蹈动作,逗得与会者发笑。但会饮上不是所有的舞蹈都适合与会者表演,表演淫秽粗俗的舞蹈被认为是有失身份的。希巨昂的僭主克里斯梯尼为女儿择婿,在之后举行的宴饮上,求婚者希波克里斯表演了淫秽下流的舞蹈,这一举动被视为可耻的行为,失去了求婚的资格。

萧与竖琴同为给抒情诗伴奏的乐器,但分属于不同的神。萧属于狄奥尼索斯,竖琴属于阿波罗。

色诺芬在《会饮篇》中记载,卡里阿斯为了给参加会饮的人助兴,请来了一个杂耍班子,一个是演奏技艺完美的吹笛少女,一个是擅长各种舞蹈的跳舞女孩,再一个是一位清秀的男孩,弹得一手漂亮的齐特拉琴,舞姿极佳。

乐器通常由女艺人演奏,在希腊瓶画上有许多表现女艺人在会饮上演奏的场景。参加会饮的客人不仅喜欢自己吟诵诗词,而且经常自弹自唱,这无疑是当时贵族阶层特有的文化修养。他们通常坐在躺椅上进行吹奏。

古风时代的一个陶瓶画上描绘了会饮上乐器演奏的场景,瓶画上共出现了三个男子,左边的在喝酒,中间的在玩游戏科塔博斯,右边的在弹奏七弦琴。

戏剧是一种综合艺术,是一种把文学、表演、音乐、舞蹈等多种艺术形式综合成一体的艺术题材,剧场是戏剧上演的主要场所。但人们对戏剧的喜爱,也使它融入了日常生活,会饮上的戏剧表演比较流行。

色诺芬《会饮篇》中描述了一场戏剧演出:“在会饮的最后,上演了哑剧,是关于狄奥尼索斯与阿里阿德涅洞房之夜两人相爱的剧情,他们表演的十分真实,令人着迷,所有的与会者都感动了。”

可以说,戏剧是希腊带给世界的珍贵礼物。杂技是所有娱乐活动中最令人惊叹的表演。克塞诺丰在《饮酒谈天会》中描写了一名女杂技表演者:“她能同时抛出12支圆环后,翻筋斗闯过其中一只四周插有利刃的圆环。”

这种杂技表演在会饮上很受欢迎,在色诺芬的《会饮篇》中也描述了类似的杂技表演:“场地上摆好了一只大铁环,铁环四周竖起尖刀,女杂技表演者翻着筋斗从铁环的圈外翻进中央,又从铁环中央翻身出来,如此反复几次,使周围观看的人无不为之担惊受怕。最后,那位姑娘圆满完成了动作,没有任何闪失。”苏格拉底对会饮上的杂技表演者的勇气赞叹不已。

例如,从西西里岛传入希腊各地的科塔博斯游戏。阿特那奥斯认为,在西西里,甚至贵族宴会厅的圆型式样都是为举行科塔博斯专门设计的。目的是使游戏者在相同的距离和相似的位置进行竞赛。

具体的游戏规则是:在房间的中央放置一种特别的支架,顶上立着一个抬着胳膊的小雕像,雕像的手里托着一个刚好保持平衡的微微凹陷的青铜圆盘,在支架的中间还固定着一个更大一些的青铜圆盘。参加竞赛的人躺在躺椅上用左臂支撑身体端着酒杯,右臂弯曲,用手指从不同方向将酒弹入顶上的圆盘使它掉到下面的圆盘上,如果命中目标,下面的圆盘就会发出敲钟一样的响声。

有时,酒客们也会将目标锁定在浮在水盆中的杯子,试图以滴酒为箭,将杯子击沉。这种游戏技巧性很高,竞赛者要具备很强的身体灵活性才能很好的完成。除了科塔博斯之外,还有其他小游戏。例如,在一个膨胀的酒囊上涂油,看谁可以在上面站的时间最长。

猜谜也是当时较流行的游戏,猜中者有奖励,猜错者受惩罚。比如,把一大碗兑了海水的酒一口气喝下。或是由会饮主持人指定某个结巴唱歌、指定某个秃子梳理头发,或是指定某个瘸子跳舞等。更有甚者,让人赤裸着身子在屋子里跳一圈,或背着吹笛人在屋里走三圈。这些都是会饮参与者能够接受的惩罚。这种趣味横生的竞技游戏,得到了与会者的广泛喜爱。

英国学者基托称:“很少有哪个民族这样酷爱交际,谈话对于希腊人而言像呼吸一样不可或缺。”

一般情况下,会饮上的谈话内容谈及的是朴素的人生哲理,如关于美或爱的本质的讨论。柏拉图和色诺芬《会饮篇》中探讨的问题就是极好的例证。柏拉图《会饮篇》中,由医生厄里克希马库斯提议的对爱神爱若斯的讨论受到了客人们的欢迎。会饮的客人们认为,这样的谈话足够他们消遣,一致同意放弃惯常由吹萧女艺人所提供的娱乐节目,尽管演奏和唱歌是会饮上非常受欢迎的娱乐活动。

在会饮所允许的限度内,人们自由袒露自己的想法,又不忘适当顾及他人的感受。会饮上的谈话一般没有中心人物,不过像苏格拉底这样的哲人,自然常会成为谈话的焦点。会饮上,根据观点和立场的不同,酒客们会分成几个组,一边喝酒,一边与对手辩论,表明立场和观点。会饮的气氛在这种充满智慧和趣味的谈话中愈加热烈。

当然,不是所有的谈话都这般庄严正式,会饮上也允许大家尽情地揶揄打趣,人们越是开怀说笑,就越是能够达到舒缓心情的目的。

会饮上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娱乐活动,体现了古希腊人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精神风貌。亚里士多德称:“娱乐是为了松弛,而松弛必定带来享受,它是医治劳苦的良药;至于消遣,人们公认它不仅包含高尚,而且包含愉悦。”

各种艺术形式和竞技活动在会饮上获得了展示和发展的空间。会饮娱乐活动所营造的轻松愉悦的氛围,有助于加深了人们彼此之间的了解和友谊的维系。